当中国女篮在东京奥运的赛场上连续击败澳大利亚、比利时等世界强队,夸赞声铺遍了整个网路。
图片
中国女篮的这些姑娘们,很多人都是第一次感受到了外界如此的关注,因为在非奥运期间,女篮的关注度实在太低了。
用她们自己的话来说,就算是拿了WCBA的冠军,可能也没有多少人听说过自己的名字。
关注度能低到什么程度呢?奥运之前,如果走到大街上抓1000个普通人,问一下中国女篮国家队队员的名字,能说出来的人数,很可能是0。
即便是专业的篮球从业者,能把中国女篮奥运12人名单认全的,也是凤毛麟角。
图片
中国女篮在东京奥运击败强敌
“连自己行业内的人都不关注?还指望行业外的人关注吗?”姑娘们自嘲说。
可这次的东京奥运,女篮是真正的露了脸。中国队的三大球里,唯独女篮打的成绩还算让大家满意。中国女篮在小组赛连克强敌,以小组第一的身份晋级,虽然在四分之一决赛里被塞尔维亚翻盘,但打出的气势和水平却让外界一片赞誉。更让外界感到意外的是,三对三女篮还超预期的拿了一块铜牌,成为了中国队在东京奥运三大球中唯一的奖牌。
而中国篮球上一次在奥运会上拿到奖牌,还要追溯到1992年的巴塞罗那奥运会,当时中国女篮传奇中锋郑海霞带领女篮夺得银牌,一转眼,29年过去了。
图片
三人女篮在东京奥运赢得铜牌
可很多人其实并不知道,和女篮在奥运会上的风光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女篮职业联赛荒凉和青训畸形的惨状。
奥运会上的风光能够改变女篮的现状吗?答案可能是否定的。
“领导老说重视女篮,重视女篮,你告诉我拿什么重视了?重视可不是挂在嘴边的。”一位女篮的从业者感叹说,语气中透着无奈,甚至夹杂着愤怒。
就在中国女篮在东京奥运会赛场大展风采前不久,女篮的U19青年联赛还刚刚发生了一个让人看了觉得哭笑不得事情。
今年的U19青年联赛一共有17支报名队伍,这其中包括四川、山东、广东、重庆、内蒙、辽宁、陕西在内的7支女篮青年队因凑不够注册队员人数而被认定为不计成绩和名次。
图片
按照篮协的规定,一支球队参赛至少要有8名注册队员,可这些球队,甚至连8个人都凑不够。
要知道,四川、山东、广东这几只女篮球队一直是中国女篮青训人才的摇篮。山东女青是2013、2017两届全运会的冠军。四川女青是本届全运会的夺冠热门。广东女篮是18-19赛季WCBA的总冠军。
图片
广东女篮荣获18-19赛季WCBA总冠军
这可能有些难以想象,全中国超过十亿的人口,几支全国最强的女篮专业队竟然凑不够8个注册队员,这是不是有点荒谬至极?可却真实的发生在中国篮球的世界里。
而且因为女篮的关注度实在太低,这样的新闻,还不如某个小鲜肉在机场被粉丝围观看的人多,这听起来实在有些悲哀。
打球的人都去哪儿了?这一定是所有人发出的疑问。
这其中的原因,最重要的,就是职业联赛和大学联赛中间如今存在着一个壁垒。

按照大体协对CUBA参赛球员的资格限制,凡在国家体育总局篮球运动管理中心或中国篮球协会注册,参加过全国青年联赛及职业性质的全国联赛的运动员,不得参加CUBA联赛。

所以到了U17这个年龄段,家长都会面临给孩子做一个选择,是去专业队注册打职业联赛?还是去上大学打CUBA?
图片
宋涛和姚明纳什同框合影
宋涛是中国男篮的元老级人物,他是第一个被NBA选中的亚洲人。现如今,宋涛还有一个身份是广东篮球协会的副会长。宋涛的女儿现在上高一,有着非常好的篮球天赋。
这次全国U19女篮青年联赛,有球队也想让宋涛的女儿去打,但一听说注册之后就没法以特招的方式去好大学了,宋涛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专业队向女儿发出的邀请。
宋涛的选择,其实和很多家长一样,都是为了孩子的未来考虑。
因为女篮和男篮不一样,即便你打了职业,如果打不到国家队的水平,收入和普通的白领其实相差无几。如果一直在体制内没有转会,有的收入甚至还不如白领阶层。加之运动员是吃青春饭,在没有接受过系统教育的情况下,退役之后除了当教练,很难找到其他合适的工作。
所以大部分家长的想法都是一样,先要保证孩子的学业,这样即便未来因为水平或者伤病的原因打不了职业篮球了,有个好大学的文凭,以后还能干别的。而这些,都是专业队现在给不了的。
从家长的角度考虑,为了孩子的未来,第一选择肯定是先去大学。这就造成了如今的尴尬局面,专业队在招生方面和大学竞争起来,几乎毫无优势可言。
图片
女篮队长邵婷在北师大就读博士
其实中国篮协在几年前就曾经发现过这个问题,并且在17年底通过和大体协的协商,为职业青年队增加了4个备案名额。允许每支球队有四名非注册球员参赛,而这四名球员即便是参加了青年联赛在完成备案的情况下仍然保留着去读大学的资格。
在当时的情况下,这个规则起到了一定的效果,一定程度上可以打破职业联赛和CUBA之间的规则壁垒。但过了这么多年之后,优秀人才向大学倾斜的情况愈发明显,4个备案名额已经远远不够了。
四川青年女篮的主教练李俊,扎根女篮青训多年,也曾作为教练组成员跟随中国女篮征战过多届世界大赛,他刚刚带领四川女青打完U19第一阶段的比赛,虽然四川仅输给了山东一场,位列山东之后排名第二,但他们这次比赛是不算成绩的。
因为按照规则,他们队中大部分队员全是非注册球员,而山东女青遭遇的也是同样的情况,这些有潜力有能力的队员,为了保留自己的大学之路,是绝对拒绝球队给他们注册的。
图片
李俊率四川女青杀入U17决赛
而这种情况也会造成一个更荒谬的现象出现,U19青年联赛到了决赛阶段,真正争夺前四名的球队全是实力排名靠后的弱队,很多强队因为备案球员的数量超标,不算成绩,会被直接淘汰。
这种看上去有些荒谬的情况,在种种无奈之下就这样一直存在着。
“我们国家一直倡导体教结合,但在女篮这块,体和教现在只是形式上的结合,实际上两个体系还在因为人才争夺而相互制约。”一位职业队教练在接受采访时说。
怎样解决体和教之间的矛盾,将两者完美的融为一体,是很多业内人士一直在讨论的话题。
中国女篮的队长邵婷,就是从大学走出来的职业球员,目前还在北师大攻读博士学位。
在东京奥运为中国代表团拿下首金的射击冠军杨倩,目前就读于清华大学。
图片
杨倩为中国夺得东京奥运首金
这都是体教结合的优秀范例,但这样的例子在现行的体制下毕竟还是少数。
四川师范大学的女篮教练李晓霞,以前是八一女篮的队员,因为自己横跨了两个体系,也更加深刻的体会到了体教结合的重要性。
她说:“从专业队练出来的孩子,在文化课上的弱势是以后走向社会之后没法弥补的。对于很多女孩的家长来说,上学还都是最重要的。但现在我们的大学培养体系也存在着一定的缺陷,就是专业的好教练在少数。有一些好苗子原本如果放到专业队是能练出来的,但就是因为选择了大学这个条路,在这个阶段没有遇到好教练,反而是被埋没了。”
在李晓霞看来,两个体系都有自己的优势和劣势,怎样找到一个完美融合的方式,是需要业内人士去探索的。
图片
中国体育报关于促进体教结合的报道
如果想完全打通这个壁垒,将之前CUBA制定的规则取消,不再限制女篮青年职业联赛的注册球员去求学的道路,这有可能吗?
如果完全取消限制行不通,那能不能增加备案名额,从4个增加到6个或者8个?
“这涉及到对女篮青年联赛怎么定义的问题。”一位深耕女篮行业多年的领导私下透露,“人家大体协也要保证自己的利益,现在所有的优秀人才都是优先流向大学,职业队在人才争夺方面没有任何优势可言,做改变也要双方经过商量认可才行。”
说白了,中国篮协和大体协是两个系统,想要打通职业联赛和CUBA的壁垒,改变陈旧的规则,需要两边去沟通。如果大家都能站在中国篮球人才培养的大局考虑,双方能商量一个折中的方案,都做一些利益的牺牲和让步,是最好的结果,但这个事说到底,总得有人牵头去干。
“说实话,在这个问题上,中国篮协在和大体协的沟通中已经非常弱势了。篮协应该先拿出诚意和态度来,因为现在的情况是职业队没有人了,中国篮球需要人才。”这位业内人士说,“中国篮协最终承载着组建国家队和为国争光的任务,大体协的职责就是培养人才和丰富校园生活。”
图片
有时候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其实,过去的这些年,中国篮协也一直在想办法推进体教结合。姚明出任中国篮协主席之后,通过和中体协的沟通,已经打通了U15和U17全国青少年联赛的竞赛体系,每年由中体协向篮协青少部推荐6-8支优秀的高中球队去参赛。可想要将所有的壁垒全部打通,肯定还需要时间。
中国女篮青训如今遭遇的阻碍何时能够打破?用什么样的方式用打破?
是现阶段增加备案名额?还是彻底取消体教两个体系的限制和制约?
国家一直在倡导的体教结合,究竟怎么去真正的融合?
竞赛体系怎么打通?人才培养路径怎么打通?
两个体系的资源怎么去共享?
这或许不仅仅是中国女篮青训的问题,也不仅仅是中国篮球的问题,整个中国体育如今都走在一条改革的道路上。
这些种种问题,恐怕不是简简单单的一篇文章就能去改变的。
但方法是人想的,事情是人做的。
总有人要去思考,要去呼吁,要去推进,中国篮球才能慢慢找到一条真正适合自己发展的正确道路。
图片
这篇文章很长,也不算是大众感兴趣的话题,能够耐心读完的,一定都是对中国篮球有着一颗赤诚之心的朋友。
我相信,把这篇文章分享给身边的人,也许我们并不能短时间内改变什么,但总比发一些娱乐的花边新闻要有意义的多。
其实,在东京奥运中国女篮的一片风光之下,如今青训中存在的畸形或许可以很轻松的就能被成绩掩盖,但逃避绝不是解决顽疾的方式。
我坚信,目前的这支中国女篮在三年之后的巴黎奥运一定可以取得更好的成绩,但如果我们都做出一些努力,她们10年以后甚至20年以后的成绩真的有可能会比大家的预期还要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