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特约记者赵博彤报道 在中国足协的下属会员单位中,近20年来,成都市足协是特立独行一般的存在。去年初,成都足协向中国足协寻求帮助,希望中国足协与日本足协对接,聘请一个日本教练团队来成都负责足球青训,“不是希望他们来具体执教哪个年龄段球队,而是希望他们能来指导年轻的教练员们。”
因为三次举办熊猫杯青年国际邀请赛都邀请了日本国青队来成都参赛,日本足协主席也多次来成都,对成都有深刻的印象。虽然只是地方足协的申请,但日本足协依然非常重视,根据成都足协提出的聘请教练团队的要求,日本足协从符合条件的40多名教练中进行多次筛选,最终向成都足协推荐了以池谷孝为首的教练团队。
如今,成都市足协聘请的日本教练员池谷孝、天野圭介、奥岳史在成都足协培训中心工作已届一年了,他们不但负责成都足协培训中心的工作,也参与成都市校园足球人才选拔及合作青训网点建设等一系列工作,当然,他们最重要的工作,是向成都青训教练团队传授先进的足球技能、理念、训练手段。对于这些年轻的成都足协青训教练来说,日本教练团队带来的可以说是一次颠覆性的认知改变,假以时日,这可能会促使成都足球一次新的起飞,但愿这能促进中国足球又一次新的开始。
图片
图片
——前成都足协U15梯队主教练张洋
“跟他学习了大半年,我觉得我之前这20多年的青训教练白当了。”前成都足协U15梯队主教练张洋这样评价池谷孝。张洋对池谷孝的称谓不是我们熟悉的池谷指导,而是尊称池谷老师,“我经常对人说,池谷老师是行走的足球教科书。”
池谷孝带领的团队平常在成都足协基地,重点是指导成都足协U15和U17队的训练。当时作为U15队主教练,张洋在成都足协安排下去过欧洲学习,参加过中国足协的培训班,一直在青少年一线执教,算是国内青训教练里面见过世面的人,但接触池谷孝以后,张洋感觉自己这20多年的执教完全没有把握现代足球的脉络。
张洋说,池谷老师带来的日本足球哲学就是——简单、快速、高效、美丽,这也是日本足球深入骨髓的东西。“日本足球的思维对于我们体系下的教练来说,完全是颠覆性的。他们的训练只告诉球员他所需要的标准,而不会去给出答案,答案需要队员自己去思考完成。在日本教练看来,足球有太多的变化,不会只有一个标准答案,而我们的体系是,教练要求队员应该怎么做,做不好就开始骂,恨不得在每个队员脑袋上安装一个接收装置,随时接受教练的指令。”
因为没有标准答案,队员需要思考,这就更考验教练员的训练设计,“比如要重点训练中路进攻和防守,我们就只是要求队员怎么做,完全没有引导,池谷老师就有一个很简单的设计,边路进攻进球得1分,中路进攻进球得3分,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变化,队员自然就会重点思考中路进攻的方法。就是这样小的训练设计,既让队员学会自己思考,又达到了训练效果。”
图片
对于快速,日本足球的快速是潜移默化的,从防守开始就是快速,“他们要求对方持球以后,后卫要第一时间贴上去,是真防守,不是我们平常教育的靠近。我们的体系下,因为队员害怕快速紧贴被对方过掉后,往往身后会留一些空间,这其实是假防守,这就给了持球队员很大的思考空间。当时池谷老师讲了这些后,正好是世预赛12强赛中国队与日本队比赛,我仔细观察,日本队员的确都是这样做,第一时间紧贴防守,速度非常快,这也是武磊会感觉只要拿球,到处都是日本队员的根本原因。”防守快速就逼迫持球进攻队员也要快速处理,相互之间的快速转换,速度自然就上去了。
简单也是池谷孝团队不断给球队传递的信息,“有一次U17队进行边路训练,池谷老师罕见地叫停了训练,他认为整个战术设计太繁琐、太复杂,最简单的快速传切最有效,他直接把球门拉大,中路的很多配合就会出现在边路进攻上。”张洋介绍,“我们看日本队比赛,往往看到他们的阵型保持合理,队员与队员之间距离保持得很好。他们介绍,日本的青训是把足球场划分出5个进攻区域和4个防守区域,每个区域里面的训练要求不一样,在比赛中,每个队员进入该区域就清楚自己该做什么了,自然大家位置感就很强。”
“池谷老师的学习精神也是我们很多教练比不上的,他已经60多岁了,每年有几个月时间都会在欧洲学习,学习别人最先进的训练方式和方法,然后根据日本足球的特点进行揣摩,整理好思路以后他再给其他年轻教练讲解。”张洋说,“从这些看,我们和日本足球真的差得太远了,不管是教练培养体系,还是具体的训练体系。”
图片
图片
——成都顶耀主教练李胜
李胜,做青训教练时带出张修唯这样的国家队队员,担任执行主教练时带领贵州队、四川FC升级,担任过四川FC主教练,去年带领成都顶耀参加中冠联赛前,球队一直在成都足协基地训练,李胜有空也去看池谷孝团队指导青年队,池谷孝有时候也会去看李胜球队的训练,一来二去两人似乎成了忘年交,“我们两人一起谈足球可以谈通宵。”
李胜至今保留着池谷孝在顶耀队去年中冠最关键淘汰赛给他写的建议,“别人很谦虚,结束在基地的集训时,我告诉他,我们要去广西比赛了。他问我,是否允许他跟我们一起去赛区。我很高兴,当然希望他去,结果每场比赛前,他都用纸把他觉得比赛中,我们需要注意的东西一条一条写出来给我。”对于池谷孝团队的水平,李胜相当认可,“非常非常有水平。我们没事就聊足球,聊日本足球,聊训练。”
最让李胜佩服的是他的匠人精神,“他60多岁了,每年都要去荷兰阿贾克斯至少待一个月时间学习,不仅仅是学习先进的训练,还要学习如何在社区抢球迷的俱乐部运营方法。“池谷在日本足球界除了担任很多职务外,在来成都前还带着一支大学生球队,最关键的是,球队就他一名正式的教练,连守门员教练也没有。池谷在队中选一些他认为今后可能走上教练岗位的队员做助理教练,手把手地教。”这在中国足球的体系里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但是日本足球做到了。
图片
中日之间足球人口的巨大差距、青少年联赛体系的明显差异,这些在池谷孝看来也是导致现在中日足球差距如此巨大的一个核心原因。“池谷孝曾介绍,他们会通过小学联赛的观察,在小学毕业开始选拔好的苗子进入职业梯队,但没被选上的队员档案和特点都会保留下来,到了中学也有完备的中学生联赛,然后是高中联赛,这些有记录的队员都会被一直追踪。
李胜也分享了自己在中国的经验,“我以前带青训都知道,在我们这边一旦12岁没被选上梯队,可能就不再踢球,或者即使踢也没有系统训练和比赛,几乎就不再有机会进入职业足球体系。但是,因为孩子的成长都有阶段性,有些孩子可能在14岁以前不行,到了14岁后突然开窍,我们完全没有自己的体系让这些孩子一直踢下去。”
“被选进梯队的可能也就是20~30人,这些人之中,可能会有小时候感觉很不错,但身体发育起来以后状态下滑很快的队员,这就导致成材率下降,全国的职业足球人口分阶段来看越来越少,最后变成一支国青队可能就只能在200~300人中间选。”李胜告诉记者。
图片
图片
——U17队主教练谭博&U15队主教练张琪
“池谷老师是我接触过的所有教练讲师中水平最高的。”这是现在成都足协U17梯队主教练谭博的评价。
谭博球员时代曾在法国梅斯接受多年培训,带领的球队夺得过全国青运会冠军,“他们的逻辑性特别强,很多问题其实就是以哲学的方式在解答。对细节的把握非常精准,尤其是在狭小空间里对球的处理,从小这样的环境中训练,成年以后在球场上自然就表现出很强的处理球能力,这些都是训练设计的效果。他会明确要求教练员,让队员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不像我们的体系里,教练只是告诉队员应该怎么做,不会告诉队员为什么。”
逻辑性强,也是成都足协U15队现任主教练张琪接触日本教练团队后最大的感触,“逻辑性,是他们最强调的东西,这能加深小球员对足球的理解。以前当球员的时候,有些场面可能我在后期才知道应该怎么思考去处理,因为从小的训练没学过这些东西,往往就是自己意识到了,但是在身体上反映不出来。而日本教练的训练设计恰恰解决了这个问题,从很小的时候就抓。”
对于球场分区域训练,张琪也特别认可,“我都计划让工作人员按照他们对球场的分割,直接在球场上把区域画出来。这样队员到了这个区域就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处理球。这个区域要求与队员原本踢哪个位置没有关系,不管你是前锋,还是中场或者后卫,只要在那个区域,从小就知道应该怎么踢球。这些其实应该从更小的时候就开始抓,到了16岁以后很多东西就不容易改变了。”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