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特约记者赵博彤报道 池谷孝教练因为回日本参加重要会议而在不久前离开成都,因疫情影响尚未回来,目前留在成都的是天野圭介和奥岳史,5月18日,记者在成都足协基地与天野圭介和奥岳史进行了一次深入沟通。在成都的一年多时间里,他们对中国足球有了深刻的认识,这些认识基本能回答为什么在短短的20多年时间里,中日足球会出现如此巨大的反差。
图片
“在1993年职业联赛开始之前,日本足球已经有了企业联赛,那时候也有中国球员来日本比赛。如果抛开大环境、社会环境和青少年的学习环境,单就足球来说的话,日本足球起步最重要的是教练员的培养,我们培养了大量的基层教练员。”天野圭介介绍,基层教练员的培养体系在日本既简单也复杂,喜欢从事教练工作的人都可以报名参加从D级开始的培训班,然后不断学习。
说复杂的是,他们的学习与中国足协每年举行一次或者几次教练员培训完全不同,类似于我们大学的修学分,不仅仅是单纯足球训练,也有心理学、运动康复学等与足球相关的培训,报考者通过这些培训不断累积学分,达到一个等级的学分以后就可以升级,进入下一等级的学习。“足协统一组织的比较大规模的培训大概一年至少得有10次。”
如此强大的教练员学习体系下,如何保障风格的统一或许会让人困惑,但这对日本足球来说似乎不是问题。“风格根本不是问题。足球的基础认知无论什么风格都是一样的,无论怎么变化都有共同的东西。每个人的认知不同,但是标准是一样的,也就是目的是一样的,中间会有个人自由发挥的空间,但是最后想要的标准是一样的。”天野圭介说,他们的标准都在日本足球统一的训练大纲体系下,对于具体的青训操作,天野圭介笑着说,“这个我不想谈,我看中国媒体无数次采访过日本足协的领导,他们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在成都的一年,天野圭介已对成都青训体系下的队员有了深刻的认知,“在我看来,同在职业体系下的球员,10岁这个年龄段,这边的孩子水平与日本的没有差距,但是,随着年龄的增加,差距开始拉大。问题的根源我觉得出在培养环境和教练员的能力上,大的环境我们无法去改变,但是在教练员这个环节是可以做得更好的。优秀的教练员一定是在指导的过程中去引导球员,让队员学会思考,通过引导让思考更充分,而不应该是填鸭式的教育,你应该怎么做,你必须怎么做,这样是不行的。”
图片
图片
让中国足球望尘莫及的足球人口,这无疑是中日足球差距巨大的一个根本原因,到底为什么会有这个结果?在成都的一年,天野圭介也开始有自己的看法。
谈到这个话题时,天野圭介给记者展示了保存在手机里的视频。在成都市区的一座社区运动场,三张乒乓球桌均有人打乒乓球,“还有人排队在等。”乒乓球桌后面的篮球场也有很多人正在打篮球,唯独篮球场旁边的一块五人制球场空空如也……“这是运动推广的原因,当然也是足球人自身的原因。比如,在这样的社区,我们的足球人是不是可以争取在乒乓球桌旁边安放一张桌上足球台?起码让人知道足球这项运动。”
“在日本,40岁以上的人喜欢的第一运动是棒球,但是日本足球通过最近20年的努力,让40岁以下年龄段的人把足球作为第一喜欢的运动,这就是强大的基础。日本也存在球场不够的问题,中小俱乐部也没那么多资金建设训练场,很多时候都是与棒球队在一个球场训练。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也在想办法,可以申请政府资金、中小俱乐部资金和使用人共同承担费用,解决场地问题。中国比日本大很多,完全有更多可以利用的空间,我们有没有想过在那么多公园的草坪中开辟一块球场?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足球人自己要明白足球到底是什么?足球能在日本的体育运动中逆袭达到现在的高度,最核心的——踢球能给人带来快乐!”
“乐趣是人们参加运动最大的动力,技战术在这里已经不重要。”天野圭介至今不明白,也正在试图让成都足球青训系统进行改变的是,“我看了职业队、青少年队的训练,很不理解,所有的球队赛前热身都是千篇一律的,教练背着手很严肃,队员没有笑容,从孩子到成年职业队重复着同样的动作。这样的内容让人毫无乐趣!我们应该明白,热身运动我们最后需要达到的标准是一样的,过程就需要教练员去设计,尽量有趣,尽量让大家感到快乐,这个才是大家参与这项运动的动力。教练能做的就是让球员感到快乐、兴奋,期待着下一堂训练课。”
图片
图片
“中国足球和成都足球都应该有自己的梦想和目标,大家可以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去发展。我们能做的就是缩短达到这个目标的时间,如果目标设定是8年,我们5年完成了,这就是成功。”天野圭介至少在成都感受到了可能证明价值的机会,“我们刚与成都足协续约了,如果我们觉得自己的工作没有乐趣,没有了可能提升的成长空间,我们也没有必要待在这里。”
在天野圭介眼中,成都足协吸引他留下来原因,第一就是足协的理念跟他们一致,也支持他们的工作,其次,成都足协有一批年轻且爱学习的教练,“我们做的工作不是两三年就能见到成果的,但是努力就一定会有回报。我们希望能帮成都足协建立一个健康的基础,把理念反馈到现在年轻教练和小球员身上,他们再把自己的长处发挥出来给下一代。目前的现状可能不是最好的,但是我们改变思维方式,就可能高效地缩短成长的时间。”
“我也有朋友在中国其他城市做足球青训,我们交流过,这两年中国足球最基础的地方还是有改善的,我们通过努力是可以找到改变的可能性的,也是可以更快速地提高的。”
接受完记者的采访,天野圭介和奥岳史马上跑去训练场开始自己的工作。在训练场,他们见到了当天上午刚刚被任命为成都足协青训总监的黎兵。“我知道他曾在中国国家队进过日本队的球,我也知道昨天来基地比赛的一支球队的主教练(陕西队主教练王宝山)以前在日本踢过企业联赛。”这是天野圭介对中国足球曾经辉煌时代的记忆,而现在,他正在做着帮助中国足球重新回到那个时代的努力!
图片